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视频测试 密码3238080

      小雅·采薇

      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莫止。靡室靡家,猃狁之故。不遑启居,猃狁之故。

      采薇采薇,薇亦柔止。曰归曰归,心亦忧止。忧心烈烈,载饥载渴。我戍未定,靡使归聘。

      采薇采薇,薇亦刚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阳止。王事靡盬,不遑启处。忧心孔疚,我行不来!

      彼尔维何?维常之华。彼路斯何?君子之车。戎车既驾,四牡业业。岂敢定居?一月三捷。

      驾彼四牡,四牡骙骙。君子所依,小人所腓。四牡翼翼,象弭鱼服。岂不日戒?猃狁孔棘!

      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!

      整首诗并没有描写战争的惨烈场面,而是通过没有家室,不能劳作,内心愁苦来反衬战争的罪恶。而那句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,为诗歌注入了一股缠绵、深邃、飘忽的情思,从风景画面中自然流出,含蓄深永,味之无尽,遂为全诗诗眼。

      十五从军征

      十五从军征,八十始得归。

      道逢乡里人:“家中有阿谁?”

      “遥看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。”

      兔从狗窦入,雉从梁上飞。

      中庭生旅谷,井上生旅葵。

      舂谷持作饭,采葵持作羹。

      羹饭一时熟,不知贻阿谁?

      出门东向看,泪落沾我衣。

      这首诗描绘了一个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的老兵返乡途中与到家之后的情景。揭露了封建社会不合理的兵役制度,以及战争给劳动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。作品真实、深刻、令人百感交集,催人泣下。十五岁从军,八十岁才归来,虽未战死沙场,苟全性命,家却已“松柏冢累累”,竟无一位存世的亲人!这样即便活下来还有什么意思呢?

      战城南

      战城南,死郭北,野死不葬乌可食。

      为我谓乌:且为客豪!

      野死谅不葬,腐肉安能去子逃?

      水声激激,蒲苇冥冥;

      枭骑战斗死,驽马徘徊鸣。

      梁筑室,何以南?何以北?

      禾黍不获君何食?愿为忠臣安可得?

      思子良臣,良臣诚可思:

      朝行出攻,暮不夜归!

      此诗属汉《铙歌十八曲》之一,这首民歌是为在战场上的阵亡者而作,作者借助战士之口描写战争的残酷,反对并诅咒战争,道出人民只是战争的牺牲品。

      七哀诗其一

      西京乱无象,豺虎方遘患。

      复弃中国去,委身适荆蛮。

      亲戚对我悲,朋友相追攀。

      出门无所见,白骨蔽平原。

      路有饥妇人,抱子弃草间。

      顾闻号泣声,挥涕独不还。

      未知身死处,何能两相完?

      驱马弃之去,不忍听此言。

      南登霸陵岸,回首望长安。

      悟彼下泉人,喟然伤心肝。

      东汉末年,董卓把汉献帝挟持到长安,和他的部将李傕、郭汜等烧杀掳掠,无恶不作。苦难的现实迫使身为贵公子的王粲一再逃难,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,亲眼目睹了战乱给老百姓带来的痛苦。这首诗就是作者离开长安时看到的乱离景象,和由此而产生的悲愤心情。母爱本是人间最神圣的感情,却在此时变得苍白无力,子一弃岂有生理?然无奈何矣!

      古从军行

      白日登山望烽火,黄昏饮马傍交河。

      行人刁斗风沙暗,公主琵琶幽怨多。

      野云万里无城郭,雨雪纷纷连大漠。

      胡雁哀鸣夜夜飞,胡儿眼泪双双落。

      闻道玉门犹被遮,应将性命逐轻车。

      年年战骨埋荒外,空见蒲桃入汉家。

      此诗作于天宝初年。据《资治通鉴·天宝元年》记载:“是时,天下声教所被之州三百三十一,羁縻之州八百,置十节度、经略使以备边……天宝之后,边将奏益兵浸多,每岁用衣千二十万匹,粮百九十万斛,公私劳费,民始困苦矣。”表达了李颀对唐玄宗“益事边功”的穷兵黩武开边之策的不满。尤为可贵的是,作者在诗中对敌方的胡人寄寓了同情,战争不止是一方的灾难,显示了泱泱中华的博大胸怀和气度。

      兵车行

      车辚辚,马萧萧,行人弓箭各在腰。

      耶娘妻子走相送,尘埃不见咸阳桥。

      牵衣顿足拦道哭,哭声直上干云霄。

      道旁过者问行人,行人但云点行频。

      或从十五北防河,便至四十西营田。

      去时里正与裹头,归来头白还戍边。

      边庭流血成海水,武皇开边意未已。

      君不闻,汉家山东二百州,千村万落生荆杞。

      纵有健妇把锄犁,禾生陇亩无东西。

      况复秦兵耐苦战,被驱不异犬与鸡。

      长者虽有问,役夫敢申恨?

      且如今年冬,未休关西卒。

      县官急索租,租税从何出?

      信知生男恶,反是生女好。

      生女犹得嫁比邻,生男埋没随百草。

      君不见,青海头,古来白骨无人收。

      新鬼烦冤旧鬼哭,天阴雨湿声啾啾。

      杜甫的《兵车行》没有沿用乐府古题,而是缘事而发,即事名篇,自创新题,运用乐府民歌的形式,深刻反映了战争期间人民的苦难生活。

      杂曲歌辞·妾薄命

      薄命妇,良家子,无事从军去万里。汉家天子平四夷,

      护羌都尉裹尸归。念君此行为死别,对君裁缝泉下衣。

      与君一日为夫妇,千年万岁亦相守。君爱龙城征战功,

      妾愿青楼歌乐同。人生各各有所欲,讵得将心入君腹。

      这是唐代诗人张籍以思妇口吻写的一首乐府诗,诗开头先叹一句自己薄命,丈夫从军去了,连护羌都尉都已马革裹尸,何况丈夫一个小小的士兵呢?明知丈夫此行不归,还要念他身冷体寒,为他裁缝一件衣裳,若丈夫真的不幸战死,就权且作他九泉之下的殓衣吧!此情此想,思妇的针线简直如同缝在心上一样!战争真可谓书罪无穷,留恶难尽!

      新丰折臂翁

      新丰老翁八十八,头鬓眉须皆似雪。

      玄孙扶向店前行,左臂凭肩右臂折。

      问翁臂折来几年,兼问致折何因缘。

      翁云贯属新丰县,生逢圣代无征战。

      惯听梨园歌管声,不识旗枪与弓箭。

      无何天宝大征兵,户有三丁点一丁。

      点得驱将何处去,五月万里云南行。

      闻道云南有泸水,椒花落时瘴烟起。

      大军徒涉水如汤,未过十人二三死。

      村南村北哭声哀,儿别爷娘夫别妻。

      皆云前后征蛮者,千万人行无一回。

      是时翁年二十四,兵部牒中有名字。

      夜深不敢使人知,偷将大石捶折臂。

      张弓簸旗俱不堪,从兹始免征云南。

      骨碎筋伤非不苦,且图拣退归乡土。

      此臂折来六十年,一肢虽废一身全。

      至今风雨阴寒夜,直到天明痛不眠。

      痛不眠,终不悔,且喜老身今独在。

      不然当时泸水头,身死魂孤骨不收。

      应作云南望乡鬼,万人冢上哭呦呦。

      老人言,君听取。

      君不闻开元宰相宋开府,不赏边功防黩武。

      又不闻天宝宰相杨国忠,欲求恩幸立边功。

      边功未立生人怨,请问新丰折臂翁。

      白居易这首诗题下原有小序:“戒边功也。”公开声明此诗旨在谴责天宝年间的穷兵黩武。安禄山借大唐与南诏战乱之际乘机起兵,发动叛乱。从此,一度繁荣富强的唐帝国彻底走向衰退。诗人遂写下了这首沉痛激愤的《新丰折臂翁》。“夜深不敢使人知,偷将大石捶折臂”,有什么痛苦能过于此?战争真猛于虎也!

      陇西行其二

      誓扫匈奴不顾身,

      五千貂锦丧胡尘。

      可怜无定河边骨,

      犹是春闺梦里人。

      这首诗没有直写战争带来的悲惨景象,也没有渲染家人的悲伤情绪,而是匠心独运,把“河边骨”和“春闺梦”联系起来,写闺中妻子不知征人战死,仍然在梦中想见已成白骨的丈夫,使全诗产生震撼心灵的悲剧力量。征人早已变成无定河边的枯骨,妻子却还在梦境之中盼他早日归来团聚。灾难和不幸降临到身上,不但毫不觉察,反而满怀着热切美好的希望,“以乐景写哀,以哀景写乐,一倍增其哀、乐。”

      塞下曲其一

      玉帛朝回望帝乡,乌孙归去不称王。

      天涯静处无征战,兵气销为日月光。

      常建这首诗并未刻画战争的残酷,而是立足于民族和睦的高度,讴歌了化干戈为玉帛的主题。自古以来中央朝廷与西域诸族的关系,就阴晴不定,时有弛张。诗人却着力对团结友好的关系加以热情的赞颂,让明媚的春风驱散弥漫一时的滚滚狼烟,赋予全诗一种全新的意境。也愿此诗为各国各民族所尊奉,让世界人民永远沐浴在和平的阳光之下!

      隐藏内容需要输入密码才可以看见

      查看
    • 1
    • 1
    • 0
    • 2.7k
    • 梁兴建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0
      [s-48] [s-48]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