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分享一个几年前写的小说开场

      分享一个几年前写的小说开场

      骤雪初霁,寒风凛冽,几朵雪花飘飘扬扬的在空中打着旋儿。 

      一个书生装扮的少年一手拿着一本厚厚的书,一边摇头晃脑的走在冷清的小镇街道中,似是在思索着什么。 

      飘雪依旧。 

      书生停住脚步,伸手接住一片落雪,望着那在手上慢慢融化的水渍,书生眼睛一亮,随即缓缓的哼出了自己的新作。 

      “寒风瑟瑟雪满地,书生本无缚鸡力;站......” 

      “站住,打劫!” 

      一首即兴之作还未做毕,一道凶厉的喝声突然传来,打破了书生的意境,书生张了张嘴却是久久没了下文,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头看去。 

      却见是两个年约十四五的少年,其中一个身材消瘦,脸庞轮廓棱角分明,五官很是清秀,只是脸上的污渍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。而另外一个则恰恰相反,身材很是臃肿配胖,就连五官簇拥在一起,大眼一看好似一个人形的球。 

      如果说非要找到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两人身上都只穿着薄薄的衣物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不停的打着冷颤。 

      “叫我?”书生左右望了望,发现周围除了自己以外一个鬼影都没有,不由得摸了摸鼻子,然后指了指自己,问道。 

      “废话,不叫你叫谁啊!”身材消瘦的少年挺着胸膛,手中握着一把刀刃已经打卷的匕首,此时正遥指著书生,强装凶狠,厉声道:“转过身来!” 

      “哦!”书生木然的应了一声,转过身面对着两个少年,不解的问道:“请问两位唤小生有何事?” 

      “没听见吗?!”那个身体肥胖的少年晃了晃脑袋,连带着脸上的肥肉都抖动了几下,指了指瘦弱少年手中的匕首,昂头道:“打......打鸡!” 

      “嗯?”书生有些迷惑。 

      “哎,曾飞啊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流落街头了。”胖子话音刚落,那个瘦弱的少年猛地一拍额头,半晌,狠狠地叹了一口气,道:“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不是打鸡,是打劫!打劫!知道了吗?” 

      “哦......对,打劫!”曾飞脸色一红,小心翼翼的望了瘦弱少年一眼,赶紧纠正道。 

      “增肥?”那书生上下打量着曾飞那肥胖的身体,不由的大笑起来,道:“都胖成这样子了,还增肥呢?” 

      “不许笑!”曾飞脸色一变,恶狠狠的瞪著书生,生气道:“这是我娘给我起的名字!” 

      “哼,少说废话!”瘦弱少年见书生竟然没有把自己的威胁当回事,恶狠狠的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匕首,喝道:“你个呆儿吧唧的死书生,赶紧把银两配饰都给我交出来!” 

      “嗯?”书生皱着眉头,脸色阴沉,大声道:“你们打劫我,可以!但请不要侮辱我的形象,更不要叫我死书生!” 

      街道上的零星路人都被书生的声音所吸引了过来,那瘦弱少年见状暗道一声不妙,连忙将匕首藏进了衣袖中,然后轻轻的顶著书生。 

      做完这一切后,瘦弱少年这才冲着周围的路人笑着道:“各位乡亲父老,玩笑,这只是个玩笑,请大家不必当真!” 

      随即,又转头问向书生道:“你说对不对啊?这位大哥!” 

      “不对!”书生坚决的摇头道:“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人,打劫就打劫嘛,为何要满口谎话呢?既然是打劫,怎么会是玩笑呢?既然是玩笑,那你为何还要拿着匕首顶着我呢?圣人曰,谎者,人弃也,是以世人所不齿也......” 

      “也你个香蕉吧啦,你该不会是属唐僧的吧?”望着四周渐渐围起的人墙,少年脸色变的有些难看,强行打断书生的话,一边缓缓的往后退着一边破口大骂道:“你个死书生,我们不就是打个劫吗?你至于这么多话吗?这点度量都没有,活该你......” 

      “范一......”曾飞小心的扯了扯瘦弱少年的衣服,阻止了他继续骂下去。 

      “干嘛?”范一不耐烦的转过头问道。 

      “好像......”曾飞脸上的肥肉颤动了几下,有些紧张的指了指书生,道:“貌似我们该跑路了。” 

      范一转过头看向书生,这才发现那书生不知何时已是满脸怒色,此时正一脸凶狠的盯着他们,仿若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个任他宰割的羔羊。 

      “咕噜......”范一艰难的咽了口唾液,朝曾飞打了个眼色,撒腿就跑,速度飞快。 

      “怎么这么快?”曾飞愣了下,也撒腿开跑。 

      “哼哼,想跑?”书生冷笑两下,紧接着他那瘦弱的身体突然爆发出惊人的气力,猛然加速,犹如盖世魔头一般,转眼便抓住了曾飞的身体,将之硬生生的拖了回来。 

      “范一,救我啊!”看著书生那愤怒的眼神中正散发着熊熊怒火,范一身上的冷汗瞬间就流了出来,身体也不禁的哆嗦起来,连忙冲着远去的范一大声嚷道。 

      “哎,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!”范一原本已经跑出了好远,耳边才传来曾飞的叫声,不由的叹了口气,咬了咬牙,毅然转身折回。 

      “你想怎样?”范一挺着胸膛,努力的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可是看到书生那一副凶厉的神情,气势却不由的一弱。只是曾飞还在对方手中,范一也只得狠狠的咬了咬牙,硬着头皮道:“有话好好说,先放了我...” 

      “哎呦,疼!”范一话还没说完,曾飞边捂着脑袋哼出了声,却是那书生猛然朝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。 

      “我警告你,你可别乱来啊!我们可是六安帮的人,你要知道得罪我们六安帮的后果!如果你现在放了他,我们可以既往不咎,否则你可真的要编程死书生了!”看到曾飞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范一不禁有些慌乱,张口便恐吓道。 

      其实他哪里是六安帮的人,只是听说六安帮在本地势力很是强大,便打算扯扯虎皮。 

      只是令范一没想到的是,他话音刚落,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,那张清秀的脸庞便遭到了重击。 

      范一瞬间就有些发懵。 

      然而书生并不打算就此停手,趁着范一发昏之时,手、脚还有书并用,犹如群魔乱舞般疯狂的击打着范一那瘦弱的身躯。 

      仿若书生手中的那本书此时已经不再是书,而是一件杀人的终极武器,上下飞舞着,翻飞着,击打着。 

      而面目狰狞的书生,此刻也仿佛阎罗王附体一般,这一刻,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 

      他不是一个人! 

      “疼疼疼疼疼!!!”范一来不及吐槽,只得无助的捂着脑袋,发出杀猪般的哀嚎,同时心中也是悲痛万分,这个世界就连书生都是这么生猛的吗? 

      “呆儿吧唧是吧?!死书生是吧?!还六安帮是吧?!”书生一边疯狂的蹂躏着范一,一边还不停地嚷着。 

      范一躲闪之际,却是瞥见那被书生晾在一旁的曾飞此时正呆呆的站在一旁,这让范一很是为之气结,这个死胖子,老子为了救你都已经被打的半死了,你特么还在看戏? 

      “死胖子,你是猪吗?打他啊!”范一气急,想也不想就抬头冲着曾飞骂道,只是话音刚落,就被书生一书拍在了面门上。 

      “哦......”曾飞应了声,战战栗栗的走到书生身旁,挥起他那肥大的拳头,然后轻轻的砸在书生的后背...... 

      小说岭 http://www.xs0.cn

    • 3
    • 1
    • 0
    • 664
    • 梁兴建jinsomRiki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0
      打赏了10金币。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