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题外话。

    有一年,南下潮汕。

    广州站外,高颧骨,深眼窝,高高瘦瘦的大哥哥,英俊帅。脸庞俊俏,皮肤白皙,身材曼妙的小姐姐,惹人爱。

    大巴上,大哥哥操着一口流利闽南话,小姐姐操着的是不是粤语,我全然分不清楚。

    就连 Bus Tv 里插播的广告,仿佛都在嘲弄我:“你个捞松吖”。所以,鸡盘鸭盘,就算还有猪盘,我断然不懂。

    在北方,鸟归巢,梦已香;在南方,华灯上,人游弋。

    梦里胭脂味,倚阑伴君郎。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8.3k
  • 马云

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发布
  • 做任务
  • 实时动态
  • 偏好设置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